扫黄打非办回应"国内版N号房":境外网站 已不能访问


为了不耽误防疫工作,慕荣琪5人在去武汉前都选择将自己的长发剪去,留成齐耳短发,“过来后才发现,我们剪得还不够。”慕荣琪说,在培训期间,她们5人又集体剪了一次发,“真的很短,虽然方便了工作,但也给我留了个‘难题’。”

被质疑的6篇学术论文中,最受关注的是一篇2016年12月发表在Science上的重磅文章。在这项研究中,周德敏/张礼和课题组以流感病毒为模型,发明了人工控制病毒复制从而将病毒直接转化为疫苗的技术。

“前三天我们一直都在酒店里培训,由国家医疗队的专业医师来教大家怎么做好防护措施,尽可能的在工作中保护好自己。”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,她从业已有4年,却是第一次穿、脱防护服,“康盈医院也有感染科,但我们以前收治的患者都没有这次这么‘危险’,防护措施也从未做到这么周密。”

上述知情人士也表示,北大调查没有学术不端,但是涉及不严谨。

3月16日,是慕荣琪到武汉驰援的第28天,她不知道疫情何时可以结束,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可以回家。想家却不能说的她,手写了一封道歉家书,信中写道:

重复的图片里面,有一组是同一个对照组,它们本来就应该是一样的。其他大部分是阴性对照组的结果或者无效的阴性数据。

慕荣琪说,在她照料的患者中,有一名70多岁的老人让她感触很深。“因为病情严重,老人在医院呆了很久,情绪也不稳定,有一次他对我说,他有6个子女,但守在床边的却是一群陌生人,他心里难受。”看着老人在病房孤单、无助的样子,她忽然想起,自己的爸妈也老了,也需要女儿的陪伴,“我不后悔来武汉,只是那一瞬间很想家,很想爸妈。”

“我们将立刻联系Science进行勘误。”周德敏在当时的回复中表示。

慕荣琪身着防护服的样子

据了解,慕荣琪系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康盈医院护士,2月17日请战抗疫后便推迟了婚期,随黑龙江省第6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前往武汉抗疫,直至受援医院确诊病例清零才返回绥化,进行隔离。